恒达登录

评论

陶渊明虽去,千载仍有情:头衔和桂冠之外,何为好诗?

原标题:陶渊明虽去,千载仍有情:头衔和桂冠之外,何为好诗?

△1981年冬,钟文(右二)赴京开会染病住院,北岛、杨炼、牛波、顾城、唐晓渡等人来医院探视。

一个人是处在什么样的境地,才能使自己独善其身,能保持一份童心和天真呢?

忆诗友,谈创作,论学理。钟文曾在成都大学、深圳大学任教,与谢冕、孙绍振、吴思敬一同为朦胧诗辩护,并与北岛、顾城、杨炼等人结为好友。

他1990年后赴法国经商,回国后重拾笔墨,隐去“商人”身份,转换成诗歌评家并创作《光与岸——钟文诗论集》。

他对诗歌中人性与后现代性进行剖析,展现了他对诗歌的独特理解并解答了陶渊明何以写出天籁之诗这一命题。

△钟文著 孙晓娅编《光与岸:钟文诗论集》 活字文化·译林出版社

谁,听到过天籁?

天籁,泛指一切声音。它指一种自然的声音,譬如风声,雨声,水声,鸟声等,主要是指天上传来的一种声音,是凝聚天地之精妙的一种有自然之趣的声音。

当然风声、雨声、鸟声这种从天上传来的美妙之声,人可能都听到过。但是人类自己创造过的东西,我们听到过没有?几乎每个人都听到过。

一个童真的孩子,发出的那种朗朗的笑声,我们往往会把它形容为天籁之声。再引申最确切的就是那些未成年的童儿的歌声。这种歌声是大人模仿不出来的。

尤其是他们在群唱的时候,会有一种不可思议的力量像一束光笼罩着你的心,像一股暖流涌现在你心中。

你听了这些声音,能把你身上曾经在这个红尘凡间沾染上的种种灰尘、铁锈一扫而净,你的灵魂会干净起来,最后得到升华。由此你会不明地感动,潸然泪下。

有天籁之声,那么当然就应该有天籁的诗作,有的。各个民族在民间收集到的诗歌中不乏有部分是天籁之声的。

△《乐府诗集》,由北宋郭茂倩所编。现存100卷,是现存收集乐府歌辞最完备的一部。

譬如像中国的《诗经》、《乐府》中的部分优秀作品。

再进一步问,在文人创作的诗歌中,有没有这种天籁之声呢?有,但少之又少。

天籁之诗的诗人,仅陶渊明一个人吗?

古诗学者叶嘉莹认为,中国文人诗歌几千年几千万首诗中,如果以质量排名,以诗作的品味,以诗的质地去评比的话,可能最高级的就是两个人,一个是屈原,一个是陶渊明。这个评论与朱光潜的结论相仿。在这两个诗人中,如果说他们的诗是一种天籁之作的诗,那么可能只是陶渊明的诗了。

由此我们不无感慨,几千年间,几千万首诗流传下来了,但留下的真正称得上是天籁之诗的诗人只陶渊明一个人吗?退一步说,即便这几千年的诗坛,又能出几个陶渊明?堪称天籁的诗作,是如此难得。

△陶渊明(约365年~427年) 被誉为“隐逸诗人之宗”、“田园诗派之鼻祖”,江西首位文学巨匠。

今天在这里思考陶渊明,思考陶渊明的诗和他的这种天籁之作是怎么样写出来的,他的作品留下的也仅仅就是一百多首。但是我们从他死后多少年经过了多少的诗人和诗评家对他的追忆、评价分析,大家都认为他是中国古诗第一人。

陶渊明所处的魏晋时代,是中国历史上最动乱,充满了杀戮,充满了同族之间的争权夺利,甚至是篡位。而陶渊明就活在这样一个时代里,却不同流合污、不颓唐消歇,能留下如此的天籁诗作来。这个事实可能给我们写诗的人、写作的人,甚至是一切活着的知识分子都留下一个标杆,留下许多问号,留下可以眺望的天际线。

入世出世间,寻求超然

身处乱世,人该如何活着,又该怎样作为?

虽然李白、杜甫等多少诗人一辈子茹苦含辛,秉烛夜耕,但是他们的作品离天籁之诗,总有那么一步不可跨界的遗憾。原因是什么?

今天我们在探索陶渊明诗歌的那种优美、自然的同时,可能更多的是反思,一个人是处在什么样的境地,才能使自己独善其身,能保持一份童心、一份天真、一份真情?这就是今天我们眺望陶渊明的价值所在。

陶渊明在世不但很不得意,甚至遭遇了很多一般文人没有经历过的那种艰难、困顿。

历史对他的认识或者说对他诗歌的认识有一个很漫长的过程。

他在世的时候,只有他的一个好友颜延之对他的为人与作品有所推崇。

△ 颜延之《陶征士诔并序》在陶渊明接受史上的地位

颜延之在当时的文坛上算得上是一个有声望的人,也有社会地位。

虽然他只是把陶渊明作为一个名士来推崇,但是这份推崇也使得陶渊明有了莫大的安慰。

陶渊明离世后不久,就得到了梁朝昭明太子萧统的极高评价:

“其文章不群,辞彩精拔;跌宕昭章,独超众类。”

但萧统的评价却没有在艺术上对陶渊明的诗作更多的肯定。而刘勰的《文心雕龙》,这部中国文学批评的巨著里面连陶渊明的名字都没有提。

把陶渊明的诗推到了应有地位的,最早的是鲍照。后来是李白、杜甫、白居易、孟浩然、李商隐等唐朝的诗人纷纷喜欢上了陶渊明的诗

晚来的名声,历史的逆淘汰

真正把陶渊明的诗推到了出类拔萃地步,还是在宋朝。

欧阳修盛赞陶渊明的《归去来兮辞》为“晋无文章,唯陶渊明《归去来兮辞》一篇而已。”

王安石对于陶渊明的诗《饮酒·结庐在人境》评价说:

“有诗人以来无此局者,然则渊明趋向不群,辞彩精拔,晋宋之间,一个而已。”

王国维对陶渊明的诗也极度赏识。他把陶渊明与屈原、杜甫、苏东坡并列,行文说

“天才者,或数十年而一出,或数百年而一出,而有须济至以学问,助之以德行,始能产生真正至大文学。”

由此可见,陶渊明的经历大有梵高、曹雪芹的轨迹,大诗人、大艺术家都是在历史的逆淘汰中脱颖而出,非俗辈凡类可比之。

△采菊东篱下 悠然见南山 180×90cm 程连欧国画作品

陶渊明写诗作文仅一百多首而已,他写诗文的目的既不想去发表,更无张扬的需要。他也不想做一个诗人,读他的诗歌感觉更像读他的日记。

他只是记录着自己的生命、自己的生活,把生命的这种熬炼记录出来自娱自乐而已。由此可见,尼采的那个观点是很有道理的:“不想做诗人的诗人,是真正的诗人。

当今,满天下的桂冠诗人都炫耀和标榜着自己,这实在不是一个好现象。

照古人的说法,写诗者不过就是敢于忠而行于言的一种行为,无须做出那么多标志性的炫耀。

(本文摘编自《光与岸:钟文诗论集》)

编 / 刘珊珊 ,审 / 袁立聪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