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达登录

评论

美高官首访东亚盟国:日本配合,韩国谨慎,三角同盟难构筑

原标题:美高官首访东亚盟国:日本配合,韩国谨慎,三角同盟难构筑

3月18日下午,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和国防部长奥斯汀对其亚洲盟友——日本与韩国的首次访问正式落下帷幕。

作为拜登总统执政以来最高外交政策和国防官员的首访,美日、美韩此次“2+2”会晤达成了哪些目标?双方又在何种问题上存有分歧?美国是否如愿构建美日韩“东北亚铁三角”?

美日强调安全威胁,日本积极跟随

在美日、美韩的“2+2”会晤中,三方各自关注的内容均有所侧重。美日主要关注东海、南海等地区安全秩序,而美韩则强调在朝核问题上的协调。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美日双方在16日会谈中就地区形势交换了意见,并在会谈结束后发表的联合声明中宣称,两国将推进基于所谓“自由开放的印度洋-太平洋”规则的国际秩序,加强防卫合作。日方决心提高自身防卫能力,美国则强调致力保卫日本。此外,双方还将在网络、太空等新领域开展合作。

当地时间2021年3月16日,日本东京,日本、美国两国的“2+2”会谈在东京举行。人民视觉 资料图

正如大多观察人士所料,中国是此次日美“2+2”会谈讨论的重点。在此之后,日美发表的联合声明中甚至直接点名中国,妄称“中国的行为不符合现有的国际秩序,给国际社会带来了政治、经济、军事和技术上的挑战。”

对于日本在联合声明中“大谈中国”这一现象,日本东京明治大学国际关系学的教授伊藤刚对德国媒体表示,从日本角度来看,该声明强硬的措辞令人惊讶、前所未有,因为日本以往普遍倾向于采取更为微妙、更为外交的手法。

值得注意的是,与日美“2+2”会谈的召开一同对外公布的,还有日美联合防空战斗训练的消息。日本航空自卫队16日表示,15日在日本冲绳本岛南部的那霸市西北方的东海海域实施了日美联合防空战斗训练。

针对日美“2+2”会晤“联合声明”中的涉华言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17日表示,美日“联合声明”恶意攻击中方对外政策,严重干涉中国内政,妄图损害中方利益。中方对此强烈不满,坚决反对。赵立坚还强调,该“联合声明”无视有关问题的历史经纬,罔顾事实和真相,只不过是美日狼狈为奸,干涉中国内政的又一明证和污蔑抹黑中国的恶劣例证。

尽管日本在与美国的会晤中表态大胆,响应积极,但两国的关系也并非“铁板一块”,二者在如何看待同盟义务方面仍存有分歧。在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刘鸣看来,日本作为中国的邻国,考虑到钓鱼岛局势稳定、双边经贸关系以及举办东京奥运会等问题,其不希望看到中美或中日竞争加剧。

“若日本在构建美日军事同盟关系上,走得过急、过快,以至于把自己捆绑在美国的‘战车’上,那么日本只会受到更大的损害。”刘鸣指出,眼下美国方面希望日本做得更多,“尽管美国期待日本在部署中程导弹、加强军事演习、处理涉华问题上与其保持一致,但目前日本没有完全照做,仍留有余地。”

美韩聚焦朝核问题,韩国谨慎求平衡

相较于美日对所谓“东亚地区安全威胁”的高度关注,美韩之间则将朝核问题列为同盟事务中的首要问题,二者再次确认了包括朝鲜在内的国际社会全面履行联合国安理会有关决议的重要性,并正在紧密协调与朝鲜半岛有关的所有问题。

除了朝核问题外,美韩再次强调通过联合演习应对共同威胁、维持联合防卫态势的重要性。至于文在寅承诺在其任期内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这一问题,奥斯汀在18日回应称,虽然韩美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工作已取得进展,但满足所有移交条件尚需时日。据悉,自20世纪50年代初以来,韩国军队的指挥权长期由驻韩美军掌握。2014年10月,美韩商定将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时间从原定的2015年推迟至2020年后。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美方官员在会谈中多次提及涉华问题,但美韩最终未将其写进其联合声明之中。对比之下,韩国的“冷静”与日本的积极响应存在较大“温差”。

3月18日下午,韩国总统文在寅接见布林肯和奥斯汀时,美方官员称中美关系存在敌对、合作、竞争等多面向的复杂性,美方愿与韩方“就此进行紧密磋商”。而据青瓦台核心幕僚18日向韩联社透露,对于美方这些表态,文在寅仅简单做答,表明今后愿意与各方妥善磋商的意愿。此外,韩国此前在是否加入“美日印澳四方对话机制”上的模糊态度,也可以体现其试图在美国与中国之间寻求平衡。

当地时间2021年3月18日,韩国首尔,韩国总统文在寅接见布林肯和奥斯汀。人民视觉 图

“中美两国对韩国来说都很重要。”韩国外交部长官郑义溶在韩美外长防长“2+2”会谈后表示。郑义溶指出,美国是韩国唯一同盟国,中国是韩国最大贸易伙伴,让韩国在中美之间选择任何一方根本不可能,也不可取,“韩方应基于韩美同盟关系继续推动韩中关系协调发展,并积极支持美中两国的沟通与合作。”

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副教授凌胜利此前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也曾表示,从韩国的战略考量来看,文在寅政府希望在大国竞争之间寻求相对中立的位置,以尽可能提升自身的战略自主性。

三角同盟构建困难重重

在美日、美韩“2+2”会晤中,构建美日韩三边同盟,改善日韩关系始终是美国强调的重点。美日发表的联合声明中强调,“将致力于强化美国同盟国之间的关系。没有比日韩更重要的关系”;奥斯汀也在访问韩国时表示,朝鲜半岛、东北亚地区以及所谓“印度洋-太平洋地区”正面临共同威胁,故改善韩日关系,以促进韩美日合作至关重要。

然而,当前美方欲改善的日韩关系已陷入重重困境。据《韩民族日报》报道,随着近来韩日关系的恶化,两国的安保合作没有正常进行。报道称,日韩早在2018年12月就因韩国海军驱逐舰疑似用火控雷达照射日本海上自卫队巡逻机一事产生了矛盾,2019年韩日搜救演习(SAREX)也因日方的拒绝而中断。

与此同时,日本共同社也分析称,当下日韩对立根深蒂固,美日韩三国步调并不一致。报道称,日方并没有让步的想法。茂木敏充也在17日强调,是“韩国制造了导致关系恶化的原因,所以要求韩方给出解决方案”。

对此,刘鸣也指出,尽管拜登政府希望加强美日韩三国在军事、战略、经济上的协调,以期东北亚地区发出共同的声音,但由于日韩之间长期存在的历史、领土纠纷问题,眼下很难找到缓和两国关系的突破口。

尽管如此,美日“2+2”会晤后,日韩两国在双边关系上也释放出一些积极的信号。韩国外交部17日表示,16日收到日本外相茂木敏充致外交部长官郑义溶的回信。郑义溶曾于3月10日致信茂木敏充,就东日本大地震十周年表示慰问。韩联社报道称,这是郑义溶于2月9日正式就任后,首次同茂木敏充进行沟通。

亚太将再成美外交政策重点?

值得一提的是,东亚并非美国国务卿的“高频首访目的地”,当下距美国务卿上次首访目的地选在东亚已过去12年。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李海东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布林肯和奥斯汀首访选择日韩充分反映出拜登政府外交政策的“三优先”特点,即:“联盟优先”、“亚太优先”、“对华战略竞争优先”。

美国高层官员在结束日韩访问之后,中美紧接着于18日举行高层战略对话。3月18日至1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将同美国务卿布林肯、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在美国阿拉斯加州安克雷奇举行中美高层战略对话,这也是拜登政府上台后两国官员之间的首次面对面接触。

在李海东看来,美日韩在“2+2”会晤中对中国的关注,以及18日举行的中美高层战略对话,都表明美国在对亚太地区议题的关注层面,中国第一,联盟和伙伴反而居于靠后的位置。

对于美国首访日韩之后再举行中美会晤的安排,刘鸣认为这更像是一种“气势性铺垫”,意在彰显美国的“实力”。刘鸣解释称,美国国内的政治极化以及今年1月6日的国会骚乱,致使其国际形象受损;而随着中国实力的增长,美国需要考虑“取长补短”,因此其背后需要包括日韩在内的盟友的支撑,并基于此与中国进行博弈。

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3月18日在回应美方利用访问日本和韩国对中方施压一事时表示,美方一系列涉华消极言行发生在中美即将举行高层战略对话前夕,时机耐人寻味。赵立坚称,中方同意参加美方提议的这次高层战略对话,体现了中方对重启中美对话交往、改善和发展中美关系的诚意和建设性态度。他还指出,中美对话可否取得积极成果,取决于双方的共同努力。

而至于美国是否已将其外交战略重心调整至亚太,则仍有待观察。“美方访问日韩,更可以说是一个调研之旅,他要先咨询盟国的担忧和关注,再通过内部评估,制定最终的对华政策,这需要一定的时间。”李海东告诉澎湃新闻。

刘鸣也表示,拜登目前的战略重心尚不明确,“东北亚在美国整个战略棋盘中并非唯一的重点,美国在全球的重点应该是‘多头’的,印度洋-太平洋地区只是一个主要方向。”

结合拜登上任以来的外交互动来看,其先后参与七国峰会、慕尼黑峰会,加强了与跨大西洋盟友的联系。随后,美国又参与了“美日印澳四方对话机制”。在这之后,美国才发起了对日韩两国的访问以及中美高层会晤。对此,刘鸣分析称,从中可看出目前拜登战略布局的三个主要方向:大西洋两岸、印度洋-太平洋以及亚太,“不过至于这三个方向构成了怎样的战略、逻辑关系,目前仍不明晰。”

(澎湃新闻记者张无为对本文亦有贡献)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